知情人讲述中超重庆足球队解散内情:投入超30亿,员工讨薪无果

    阅读模式

重庆两江俱乐部的欠薪与债务问题不是孤例
而是近几年中国职业足球界普遍存在的现象
此类非正常事件的频发,折射出的是
中国足球职业化道路亟待突围的困局知情人讲述中超重庆足球队解散内情:投入超30亿,员工讨薪无果

本刊记者/刘向南

作为中国西南地区唯一一支中超球队的重庆两江竞技足球俱乐部(以下简称“两江俱乐部”)位于重庆市江北区繁华的洋河路段。5月18日下午,其大门口突然热闹起来:大门两侧及铁栅栏上都被贴上了白底黑字的巨型讨薪条幅。

条幅上的文字是:“为重庆而战义不容辞,欠薪两年青春不再”,“对得起重庆,对得起球迷,对不起家人”,“恳请社会各界帮助,保留重庆唯一足球火种,我们要生存,我们也要养家糊口,还我血汗钱。”

现场照片被人发布到网上,随即传播开来。

同一天,有两江俱乐部球员在新浪微博上贴出该俱乐部全体员工“致社会各界的一封信”,信中称,“在过去的3年时间里,我们一直在遭受着欠薪的情况,截至目前我们中被拖欠工资最多的已达16个月……俱乐部员工大都难以维持正常生活,很多人在下班后去送外卖或跑滴滴,刷信用卡或借钱生活……”

而到了5月24日,传出了令舆论哗然的消息:两江俱乐部宣布退出中超联赛,球队解散。

《中国新闻周刊》了解到,其实,早在这次两江俱乐部讨薪事件被公开、球队随后宣布解散之前,该俱乐部的欠薪与债务问题已持续了很长时间,它不是孤例,而是近几年中国职业足球界普遍存在的现象。此类非正常事件的频发,折射出的是中国足球职业化道路亟待突围的困局。

公开化的欠薪事件

在两江俱乐部做行政工作的邵尚(化名)是老员工了,他也被欠薪。邵尚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整个俱乐部有做后勤、行政方面工作的人员100多人,梯队教练、球员和教练也有七八十人。所有这些人都被欠薪。做后勤和行政工作的被欠薪10个月,“一分钱都不发,”一些一线队教练被欠薪更多,“欠了约16个月”。球员方面,据邵尚介绍,有单个球员被累计欠薪1000万元以上,欠薪五六百万的也有几个。

“整个俱乐部的欠薪应该有5000万。”邵尚说。

在邵尚等两江俱乐部员工看来,他们之所以被欠薪,直接原因是两江俱乐部的母公司武汉当代科技产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武汉当代集团”)不再投入,“也就是说,资方不想再往球队这里花钱了”。

公开资料显示,两江俱乐部前身为1994年成立的武汉前卫足球俱乐部,1997年整体搬迁至重庆,2000年由重庆力帆实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力帆集团”)收购,重新组建为重庆力帆足球俱乐部。

邵尚回忆,那个时期的球队表现起伏不定,属于中下游球队,一度降到过中甲,然后返回过中超,又被降到中甲,最好的成绩是力帆集团刚接手就拿到了足协杯冠军。那个时期足球的投入还不是那么庞大,“每年力帆集团的投入几千万,球员工资也不像现在这么高,主力球员年薪也就一两百万。”在力帆集团时代,“从来没有出现过欠薪问题。”

2016年前后,因为力帆集团在财力上出现问题,球队对其负担很大,力帆集团决定把俱乐部转手。2017年1月,武汉当代集团入主,俱乐部更名为重庆当代力帆足球俱乐部。该俱乐部股东有二,作为大股东的武汉当代集团占股90%,由于重庆洋河路上的训练基地所有权属于力帆集团,力帆集团占股10%。

2021年3月,重庆当代力帆足球俱乐部更名为重庆两江竞技足球俱乐部。查询工商资料可知,该俱乐部股东至今仍是武汉当代集团和力帆集团,两集团持股比例未变。而该球队自2014年冲超成功,至今已在中超8年。

据邵尚回忆,在武汉当代集团入主该俱乐部后,前期虽然会经常出现不按时发放奖金,工资有时拖欠几个月的情况,但问题还不严重,到了2019年,就开始出现大幅度欠薪的情况了,之后愈演愈烈,直至发生这次公开讨薪事件。

张良(化名)已经在两江俱乐部做了8年后勤,他回忆,俱乐部拖欠薪水的问题早在新冠疫情爆发前的2018年底就开始出现了,2020年上半年,武汉当代集团曾把之前的欠薪补齐过一次,但在那之后,欠薪问题就更严重了,“表现在半年发一个月工资或者打白条,”一直持续至今。

就张良所知,该俱乐部一位球队的后勤负责人,由于俱乐部没有打比赛的钱,该负责人就自掏腰包垫付,给球队购买机票、安排酒店住宿,该负责人被欠总共约150万。张良本人,则是被欠12个月薪水以及2020年度10几万元的比赛奖金。

失败的股权改革

武汉当代集团入主两江俱乐部时,正是中国足球的“金元时代”,各俱乐部不计成本,大手笔投入人力物力财力。邵尚回忆,武汉当代集团刚收购了这家俱乐部,就大幅提高球员年薪,赢球奖也大幅提高。“举例说,在力帆集团时代,赢了一场比赛,集团给球队的奖金一般都不会超过150万,当代集团进来以后,赢球奖最低都是300万。”

在两江俱乐部员工张良看来,他所在的这家俱乐部只是一个“小本经营的球队”,之所以会出现当下这么严重的欠薪危机,一个主要原因是为当年的“金元足球”所累。“球员工资开得高,一签又是签几年,其中还有很多我们搞不清楚的隐形的东西,于是债务越垒越高。”

两江俱乐部签下的球员,年薪高的达上千万。“足球这个行业很特殊,签了球员后,如果不用他上场,还是要给他钱。比如,一个球员签的年薪是600万,他在这儿待了三年,只在下面训练,比赛都没打过,1800万照样拿。”张良说,“这种情况很多,债务就垒高了,资方也感觉签起来没用,就拖工资,不想给。”

两江俱乐部欠薪问题不是孤例,公开资料显示,2021年,该年度中超16家俱乐部中,就有超过10家存在欠薪。2020年12月,中国足协公布了有关各级职业联赛的一系列新规定,包括俱乐部中性名、俱乐部限支出和球员限薪。2021年3月,有关部门开始推进俱乐部股权多元化改革。

而两江俱乐部就是最早启动股权改革的中超俱乐部之一。2021年7月,重庆市体育局曾起草过一份《关于重庆两江竞技足球俱乐部股权改革相关情况的告知函》,就俱乐部债务清偿、股权改革等事宜进行说明。在这份草拟的股改方案中,重庆两江新区国企将持有俱乐部60%股份,武汉当代集团保留30%股权,力帆集团则以训练基地作价,保持10%股权不变;2021年4月30日前的各种债务,由武汉当代集团解决;2021年4月30之后的债务,将由各股东按持股比例分担。据媒体报道,在此之后,重庆两江新区的国企两江集团做出了3年投入1.5亿元的方案,首期5000万元资金也已打入两江俱乐部的账户。

邵尚等两江俱乐部员工曾非常期待俱乐部股改成功。邵尚回忆,在推进俱乐部股改过程中,有关方面曾成立股改工作组,2022年春节过后,工作组派人进驻俱乐部近一个月时间,但之后“就没有再来过了”。

“这应该是没有再继续往下谈。”邵尚说,“据我们了解,最后没能进行下去的原因,是武汉当代集团想把债务全部转到两江集团头上,两江集团不愿意。据我们所知,俱乐部现在至少欠债两个多亿,欠税也有几千万。”

宣布解散:中超再无重庆队?

其实,在5月18日公开讨薪之前几天,两江俱乐部的球员就已经停止训练了。这是一个特别的时间节点。因为官方已经宣布,2022中超联赛将于6月3日开幕,比赛会在大连、海口、梅州三个赛区进行。

两江俱乐部本被分在海口赛区。5月20日,跟队的后勤张良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说,如果是正常情况,他们本要在5月27号进入赛区,海口方面的工作人员已经就后勤工作联系过他,他只能回话说“我没办法回答你们,因为现在我们球队还有没有都不知道”。

这不是两江俱乐部球员因为讨薪问题第一次罢训。在2021赛季中超联赛第二阶段进驻赛场前,因为被欠薪,两江俱乐部球员就曾罢赛。2021年12月5日,重庆市体育局和两江新区管委会的领导对球员们做赛区前的动员,《中国新闻周刊》得到的现场录音显示,他们希望球员们能在该月9号顺利进入赛区,能完成比赛并顺利完成保级任务,而就欠薪问题,他们承诺,开会次日就能有500万进来,以解决队伍运行问题,并且在当年12月内,有关方面主导4家股东单位,力求一次性补发完毕2021年度5月1日到12月份的欠薪,同时要求武汉当代集团在2022年2月之前,把其他所有债务全部清除。

在这个“动员会”之后,两江俱乐部球员重新披挂上阵。邵尚回忆,在该赛季,“我们球队不但是打完了比赛,而且成功把级给保住了。”但是,“动员会”上对于欠薪问题的解决承诺,一直未得兑现。

而到了2022年中超新赛季开始前,两江俱乐部球员与员工先以拉条幅、发公开信的方式讨薪,却未能得到有关方面的回应。5月20日晚,两江俱乐部官方微博发布了全体教练球员“致社会各界的公开信”,愿意自动放弃2021年4月30日前俱乐部拖欠的薪水,“只要俱乐部与我们签署2021年5月1日之后的欠薪按照一定比例在一定时间内逐步偿还的解决方案,我们就愿意为这家俱乐部为城市在中超战场上战斗。”但是,之后几日,这一声明仍没得到回应。

到了5月24日,两江俱乐部向“全体同仁”发布了“关于退出中超联赛及停止运营的通知”。通知说,2016年底,武汉当代集团斥资5.4亿元接手俱乐部,六年多来累计投入逾30亿元,然而受疫情和足球行业发展模式的影响,俱乐部已负债累累,无力再维持运营;自2021年初起,武汉当代集团和政府相关部门多次探讨股改工作,以期保留重庆职业足球的火种,然而时至今日,由于客观条件的变化,股改工作未能如期推进,俱乐部债务不断增加,账户被冻结,员工生活极度困难;经俱乐部股东会慎重研究,决定退出中国职业足球联赛并解散球队。

对于欠薪问题,该通知说,“将通过后期的诉讼追偿、债务回款、资产出售以及集团借款等方式,持续筹措资金,尽最大可能逐步清偿。”

而球队被宣布解散,对于俱乐部的一些员工来说,早有心理准备。5月20日,邵尚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就表示:“如果宣布解散,就在下周。用我们领队的一句话说,我们俱乐部就是住进ICU的病人,现在就差拔掉氧气管一个动作了。”

5月24日,《中国新闻周刊》就两江俱乐部宣布解散一事致电重庆市体育局宣传处,该处工作人员表示,俱乐部宣布球队解散,这是俱乐部自己的行为,不需要政府部门来审批;对于欠薪问题,现在政府部门也很重视,正在做相关工作。

两江俱乐部已是三年内被解散的第三支中超球队,此前,天津天海俱乐部于2020年5月解散,2021年2月,作为卫冕冠军的江苏足球俱乐部也停止运营,江苏足球俱乐部前球员讨薪的消息已多次成为舆论焦点,至今未了。

“不仅仅是江苏队、重庆队,很多球队都出现过这类欠薪、解散的问题,这是批量出现的。”一位21世纪初曾在国家队任科研教练的足球界人士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这个时候,就需要反思一下职业足球的路,这个职业该怎么搭建,是要缩小规模,在一个小的环境里去想怎么降低成本,让它良性循环,还是打破体系,半职业半专业,回归一下再往前走。但是不管怎么走,不能任它再这样走下去。这需要进行整体谋划,需要大魄力来改变目前的状况。”

值班编辑:肖冉

www.加油.中国 讯

继续阅读
加油.中国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2年5月25日
  • 本站所有文章和图片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世界杯烽烟(三) 头条热评

世界杯烽烟(三)

世界杯烽烟(三)   加上这一届卡塔尔世界杯,世界杯至今举办了22届。 巴西是全球唯一一个从第一届开始每届都亲自参赛的球队。从不落下。 但是进球最多的并不是让许多美女晚上睡不着觉的...
姆巴佩下一站? 头条热评

姆巴佩下一站?

多家媒体报道,姆巴佩希望冬窗就离开巴黎,《太阳报》列出可能签下姆巴佩的5支球队。他们分别是:曼城、曼联、皇马、切尔西以及利物浦,即皇马+4支来自英超的俱乐部。姆巴佩能否得偿所愿?马卡报发起投票:如果能...

发表评论